第85章

作者:孤注一掷字数:49万更新时间:2020-06-30 10:08:13

  他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灿然邪气的笑容在那张无辜的脸上出现,清澈的眼眸里,有着不属于小孩子的颓然和病态:比如,她其实没想在那时动手的,但我觉得,游戏可以结束了,就让她在当时动手了。

  男人打了个激灵,终于忌惮地看着眼前的小孩:你到底是谁?

  小男孩随心所欲地样子,无辜无聊地看着他,眨了下眼睛:三姑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她亲眼看到你女人把我从摩天轮上设计掉下来摔死了,为什么不信?

  男人的瞳孔扩张,又骤然紧缩,三小姐的确说过这话,他不是不信她的话,只是觉得,如果妻子真的杀了这个小鬼,为什么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会一点也不恐惧?

  面容雪白的小男孩,黑夜月光下看去,完美得邪气,不像真人。

  他望着男人,倨傲又无趣:啊,你女人自己比起人就更像是鬼,当然不在乎被她害死的是人还是鬼,是人是鬼她想杀就杀,不过,怎么你很害怕鬼吗?

  男人一步一步后退。

  你们想做换心手术?其实这种事,我的技术比楼下那个医生更好,要试试吗?

  他挑眉,向男人走去。

  衣袖和手指间露出一截薄刃,月光冷凉的反光落在上面,比炙热的阳光更能耀花人的视野。

  皎洁的月光下,一片黑暗的别墅,兀自静静清醒着。

  白衣散发的女鬼,灰白的眼睛里,泪水一样阴冷的水珠慢慢流淌下来。

  对不起。

  躺在病床上的叶尊透过三姑姑的鬼眼,终于看见了这个家隐藏最深的可怕。

  他静静望着三姑姑的鬼魂。

  黑暗之中,叶尊清澈温柔的眼眸也无法看清,像是被沼泽吞噬的最后一尾月光。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一直被厌恶着,很孤独吧。

  但即便孤独也拼命想要救那些讨厌她的人。

  死后才知道,原来那些人其实都知道,只是装作视而不见,冷眼旁观,打着更可怕的主意,心底一定很绝望吧。

  对不起。

  鬼魂的眼泪滴落在叶尊的脸上。

  冰凉,绝望。

  她救不了他,她为什么会那么蠢,她本可以做得更好的。

  叶尊安静地看着她。

  姑姑并不蠢,姑姑只是善良。

  明明她根本连自己都救不了,却还一心想着去救别人。

  明明作恶的是别人,她却因为无法救人,即便死去也在自责。

  谢谢你,姑姑,已经可以了,不用再管我了。

  姑姑已经自由了,走吧,离这里越远越好,向着光的地方走,有适合像姑姑这样的人生活的世界,我曾在沿途看见过。

  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我来做就好。

  他冷静地闭上眼睛,等待着被游戏提醒死亡,读档重来。

  在麻醉药的作用下,他感到自己在下沉。

  一直一直沉下去的感觉,让灵魂倦怠,为这无始无终的地狱之旅。

  不知何时开始,恐惧已经开始微乎其微,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无感的倦怠。

  他会一直一直在那条404列车上。

  就算闯过了一关,还有下一关,走过了炼狱,还有新的炼狱。

  窗外的风景很美,他依稀记得身边有温暖的存在,想要拼命抓住倚靠的光亮和美好。

  还存在那里吗?会一直陪着我吗?

  目的地是什么呢?有什么新的炼狱等待着我,你会跟我一起吗?

  一只洁白的手指轻轻抚摸他沉睡的脸,小男孩精致的眉眼,带着天真灿烂的愉悦笑容,像是游戏尽兴归来,清澈莹润的眼睛亮极了。

  相比较叶尊的倦怠冷淡,他对这个游戏和旅程兴致勃勃游刃有余,精力过分充沛。

  直到回到他身边,被杀戮邪恶催生的过分激越的气血汹涌蠢蠢欲动,才逐渐平息安宁。

  他静静注视着沉睡的人,那张完美的面容,无辜又邪气,纯洁无暇,冰冷晦暗,同时在一张脸上共存。

  面对最想进食的甜点,深渊吞噬的欲望却无限自我抑制,最终接近死亡,将自己伪饰成镜子一样美丽静谧的秋水,沿途长着美丽的坠着露水的蒹葭。

  阴郁颓靡,叹息一样,低沉成极致的温柔:别怕啊,狐狸哥哥保护你呢。

  别墅地下的手术台上,躺着四个人。

  二姑夫的心脏里,换上了姑姥姥老迈的心脏。

  医生的心脏里,换上了真正的叶承庭衰竭的心脏。

  姑姥姥的心脏里,换上了医生的心脏。

  叶承庭的心脏里,换上了二姑夫的心脏。

  虽然神父的技术真的很好,这些人的身上几乎看不到手术的痕迹,但是器官之间的排异无可避免。

  叶尊没有等到读档重来,等到了警察和社会新闻,还有被送去福利院的结局,或者说,是新的开端。

  作者有话要说:在考虑收尾完结《噩梦边境·篇》,还是继续一段福利院的故事再完结~

  结束404列车,新的目的地世界想换一种写法,所以如果开会另成一篇,但不会那么快开。

  如果没人想看我就自己硬盘娱乐了。

  ·

  ·

  感谢在2020-06-16 21:19:33~2020-06-17 17:10: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盛铭、沾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盛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蛮入侵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1章 他拥抱了自己的恐惧

  来福利院的第二天, 叶尊见到了小男孩。

  久阴不雨的天气晦暗又压抑, 但是开始起风了,就觉得自由。

  操场上天真童稚的小孩子们跑来跑去在玩耍。

  人群边缘,那个熟悉的身影独自坐在秋千上,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在看着叶尊。

  清澈的眼眸瞳孔黑亮,像是黑水晶坠在清幽的深潭里,天使一样纯洁无暇的面容, 玫瑰一样红润的唇角扬起, 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笑容灿然又无辜。

  即便还只是个小孩子, 皎洁完美的面容却已经让人惊异,这样的美竟然是真实存在于人类身上, 人类是真的可以长成这样的吗?

  他在看着叶尊笑, 隔着一段距离,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虚化, 好像唯独只有他才是真实。

  叶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他面前的, 只记得自己在专注地看着他, 只能看见他一样, 一晃神就走到了他面前, 又像是从一开始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在一起, 从未分开过。

  天气阴沉晦暗, 那个人的存在却像是在发光,像是所有自由恣意的风的源头。

  越是晦暗,就越是生辉, 像是荒原夜行,看见远处盛开的金色葵花。

  像是深渊河谷,月光下坠着白露的蒹葭。

  他也专注地看着叶尊,笑着的眉眼上有着不属于小孩子会有的随心所欲,和隐隐的似有若无的轻慢和危险,但清润黑亮的眼睛是温柔的。

  眼眸里的温柔,有着小心翼翼的自我克制,与灵魂天生恣意的矜贵傲慢矛盾相悖。

  像是担心,被他注视的人所讨厌。

  或许不仅仅是讨厌,即便是不喜欢,不够喜欢,也无法接受。

  灿然的笑容,不习惯的自我束缚,小心和克制,像是自阳光流经阴翳的河流,愉悦和温柔也是冷凉的。

  就好像,河流本身就只是阴郁的死气,灿然生辉的美好,是因为有光在照耀着他,但那愉悦随时会消散。被他所注视的人,才是决定河流呈现的样貌,给予那条河流灿然和温柔的光。

  是这样笑着,用那样温柔的眸光在专注地看着叶尊。

  令人疑惑恐惧,又不由自己,想要靠近。

  你是谁?

  他这样想,就这样问了。

  那个皮肤雪一样的白,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眉发乌黑的人,露出不像小孩子的散漫的笑容,微微垂下眉睫,并不完全睁着的眼眸清澈黑亮。

  他轻轻抚摸叶尊喉咙靠近声带的位置,叹息一样低声:小哑巴,人跟鬼都会伤害你,为什么要害怕我?

  叶尊怔怔地站在那里,任由他触摸自己受过伤的脆弱。

  没有害怕,只是想知道,你是谁?

  那个人抬眼看着他,唇角扬起,笑容一点一点漫溢开,清亮黑色的眼眸,眼神笃定。

  在那张小孩子的外表下,看见了晦暗邪气的沈渊,看见清冷温柔的叶子,看见端庄克制的神父。

  我的名字,叫做叶凛。

  叶尊静静地望着他。

  那个眼神,让叶凛的笑容缓缓失去力量,柔和地注视着他,眸光微动,小心翼翼地想要确定。

  是因为我,不高兴的吗?

  不是。

  讨厌我吗?

  并不。

  那喜欢我吗?叶凛自己先笑了起来,不带丝毫轻慢和危险,只是一笑就灿然的纯粹的笑容,微微弯着的眼眸望着他,有些少见的烂漫和可爱。

  就像是假如叶尊说不喜欢,也没有关系,因为他已经擅自认作了喜欢,或者只要他喜欢叶尊就够了。

  那双眼眸深处的沉静耐心,并不给叶尊任何压力,温柔容纳叶尊对他任何的厌憎,任何真实的情绪。

  【亲爱的,你可以讨厌我的,如果你真的讨厌的话。不用为此感到不安和畏惧。】

  但下一瞬,叶尊上前拥抱了他,抱得很紧。

  只是,有些害怕。

  叶凛怔然,无意识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他没有笑,沁凉的眼波深郁沉静,底色却澄澈纯净。

  这是这个人第一次主动拥抱他,完全意料不到。

  从未有过的体验,有些无措。

  但身体已经自发回抱了叶尊,就像早已经渴望那样做。

  手臂每一寸力量都控制到绝对温柔,手指轻轻地安抚那单薄的脊背。

  他轻轻地说:怕我,还是怕这个世界?

  叶尊只是抱紧他,像一个一无所有的孤独的小孩,抱着会给他紫葡萄的狐狸哥哥。

  他已经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可怕了,鬼,或者人。

  这个最可怕的恶魔,却从未真的伤害过他。

  他不害怕鬼了,也开始不害怕魔神游乐园,甚至不害怕死亡。

  但,害怕只有他一个人被留在这个无始无终的死亡乐园,直到这个人再次出现。

  那个声音温柔:不会的,我在啊,还有我呢。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

  【不论你是恐惧,还是喜欢,都在这里,像深渊垂落审视的倒影,一直都在你身边。】

  叶尊闭上眼睛,微微屏息,喉咙微弱地吞咽了一下。

  谢谢。

  他开始觉得,那个人或许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是他在这场孤独漫长的旅程中,孤独滋生出来的幻觉。

  如影随形,只属于他。

  和他截然相反,永远无法成为的人。

  是他从未讨厌过,却不知道是否向往过的存在。

  他曾经逃离,但那个人时时刻刻笼罩在心上,从未有一刻忘记。

  再次重逢的时候,心底比起恐惧,好像隐隐有一种松一口气的安心

  不是我一个人,黑暗中还有什么一直跟我在一起呢。

  即便是可怕危险的存在,随时会将我吞噬,在恐惧的同时,也觉得真是太好了。

  像是身处黑暗无底的深渊幽壑,在梦里的时候看见沿途满是沼泽和死去旅人的白骨,醒来的时候却看见一片唯美静谧的蒹葭河流。

  醒来的时候有人与他同行,但在梦里永恒的黑夜之中,只有巨蛇冰冷狰狞的鳞片,盘踞紧紧缠绕着他,紧紧追逐着它,在他耳边温柔地吐着信子,要杀死他一样,叫他爱它。

  那条蛇也曾保护他,在隐匿沼泽的鳄鱼露出利齿的时候,用更恐怖的面目杀戮回击。

  但,那条蛇自己也很饿吧,会什么时候吃掉他呢?

  也许是这一刻,也许就是下一刻。

  他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但在噩梦的尽头,即便恐惧害怕,他也忍不住拥抱了那条蛇。

  拥抱了自己的恐惧。

  闭上了眼睛。

  让对方沉重危险的身躯紧紧缠绕着他,像要窒息一样,阻隔更加窒息冰冷的黑暗和吞噬陷落他的沼泽。

  直到从冰冷的梦里醒来,睁开眼,看见地平线的光升起来,照射黑暗荒原中沿途孤独盛开的灿烂的葵花。

  金色的光漫射在河流和芦苇的茅草上,晶莹的露水熠熠生辉,湿漉漉的草叶闪闪发光。

  忘记,深渊底下是没有太阳升起的。

  他对身边温柔完美的同伴抿唇笑了,伸出手:请跟我,我们一起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孤独纯白的灵魂在黑暗里,像是皎洁的花会发出月色一样微弱的光,吸引来了黑暗中的生物。

  那到底是真实存在的危险,还是沼泽虚幻出的心魔,是他在孤独里倒影深渊的影,还是真切的存在?

  想写出那种,行走在悬崖边缘,行走在沼泽之畔,在危险之中,沉沦,好像随时会掉下去,时刻在被迷惑又挣扎着,自我欺骗,心照不宣,想要逃离却又主动依恋,极度亲密的拥抱,却又隔着一线无法逾越的危险,明明一直都清醒着从未偏移路线,但灵魂和精神又分明好像在堕落下去的爱情。

  黑暗又纯洁,阴郁又温柔,唯美又隐晦。

  深渊黑暗,但你微弱的光照见了他,所以夜行黑暗,在光怪陆离的残酷中看见了瑰丽斑驳的美丽。

  ·

  ·

  感谢在2020-06-17 17:10:17~2020-06-20 16:06: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盛铭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盛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盛铭 4个;Y、环佩琳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盛铭 30瓶;沾襟、云、符生浮、青阳雯、将将 10瓶;Nea/M□□len~、傅靖扬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