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者:李寒桐字数:45万更新时间:2020-06-30 10:05:10

  没事。越戈斜靠在墙壁上,嘴角叼着一只从兜里摸出来的雪茄。

  黑沉沉的眼眸冷漠地扫了一眼,嘴角带着笑:我们来做国王不就好了吗?

  门在同一时刻被敲响。

  越戈黑着脸把门拉开。

  男仆朝他恭敬地鞠了一躬:先生,早餐准备好了,请您下去用餐。

  越戈嗯了一声,清晨的嗓音比往常更加低沉,让男仆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男仆愣了一下,就在其他人已经离开客人房前时,他这边出现了几秒钟的延迟。

  越戈挑了下眉,沉色的眼珠盯着他:?

  男仆迅速回过神,说:打扰您了。

  他刚准备离开,一声惊呼从楼梯上传来了。

  越戈跟着抻了下脖子看出去。

  一个男仆从楼梯上飞奔下来,还带着喘。

  不好了!伯爵大人不见了!他疯狂地舞动着手臂试图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不止是所有男仆看了过去。

  18位玩家,16扇紧闭的门,吱呀不约而同打开了。

  大家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楼上跑下来的男仆吓得缩了一下脖子,结巴道:伯伯伯爵大人不在房间。

  虽然结巴,但叫的声音挺大,把沉睡中的最后一位玩家直接拖了出来。

  叫你妈?

  虞翊眯着眼,脸黑得吓人,冷冷地在走廊上扫了一眼。

  满身杀气,上了就问候各位NPC的老母亲。

  所有人看过来:

  这个房间怎么住了俩人???

  越戈笑了一声,把虞翊塞了回去:我和他住一起。

  他面前站着的男仆才发现,这位眼熟的客人竟然是尊贵的伯爵大人。

  而伯爵大人

  嘎吱!

  不知道谁猛地把门闭起来,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嘎吱声在走廊拍响。

  大家吃到了大瓜,可能回去慢慢消化了。

  男仆也一脸震惊,朝着越戈又行了几个大礼:大大、大人,您日安。

  越戈:

  ·

  一大早被人喂了一整个大西瓜。

  众人惊得坐在餐桌前还有几个失了魂。

  视线飘移不定地在虞翊和越戈脸上来回扫荡。

  虞翊抬头正对上一个姑娘:?

  姑娘飞速摇了下头,埋首啃起面包。

  管家带着几个男仆上了菜,每人面前摆了一小盅用黑色的东西。

  隐约的橙香顺着飘散出来的白气绕进众人的鼻腔

  似乎还混杂着某种说不上来的味道。

  有人好奇,叫住管家问:这是什么?

  管家笑了一下,说:猪血香橙,用新鲜的猪血和上好的甜橙烹饪而成。

  猪血还尼玛是新鲜的?

  大家从第一天进到古堡就没听到或是见过任何一个和猪有关的声音或是线索,现在告诉他们是新鲜的

  大家想着凌晨付朝讲的那件事,不约而同打了个哆嗦,又惊恐地看向面前香气诱人的甜点。

  忍痛推走,恨不得离它八丈远。

  叮

  银匙在瓷器上碰撞了一下。

  大家抬头就看到虞翊面无表情地拿着勺子,勺子上盛着一块儿黑乎乎的东西,

  来源呢是一个和他们刚刚退远的小碗一样的白盅。

  看着虞翊咬下去,众人纷纷感觉脊背一凉。

  有人压不住好奇,饭后凑过来,坐在虞翊身边,问:兄弟,那猪血香橙里的猪血是人血啊!

  这都他妈敢吃???

  虞翊:?

  好兄弟继续叭叭:你想想,我们从进来这里,哪里有猪杀来吃?

  虞翊哦了一声,冷着脸说:我早上看到有人拉了一车猪进来。

  一车???

  好兄弟震惊了。

  不是,我寻思咱们这几个人也用不了一车猪吧,你也太夸张了。

  虞翊面色冷峻地看着他走远,皱起了眉。

  越戈问:早上那车猪有多少?

  虞翊答:最少10头。

  一顿早餐除了猪血,其余的肉全都是牛鸡羊,到底是哪里还放着这么多猪?

  ·

  玩家都回了房间,古堡大厅空无一人。

  安静到外面呜咽的风声都能听清。

  可是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多余的声音,更别提猪是一种随时都能哼哼的动物,古堡陷入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

  那么问题就来了。

  到底古堡里有什么能在一早上的功夫就吃完一车的猪?

  越戈啪地在虞翊眼前打了个响指。

  含着笑问:什么动作?

  虞翊皱着眉,思考的时候下意识把右手抵在下巴尖,小指和无名指微微蜷缩进去,变成了一个拇指按着食指和中指的离奇姿势。

  虞翊一脸你是傻逼地扫了眼保持

  把手指拳在一起,竖了根中指。

  又细又长,还挺好看。

  越戈唔了一声,手心在下颌骨上揉了一下:?

  虞翊面无表情地把中指伸出来,和中指并在一起。

  越戈越看越懵逼。

  拇指缓缓探出来,轻轻压在食指边缘。

  越戈彻底傻了:?

  虞翊抿了下唇:老子。

  中指在越戈眼前晃了一下,冷冷说:他妈。

  拇指压着食指比了个心:爱你。

  说完,转身潇洒离开。

  越戈站在原地,看着他清瘦的背影,闷声笑了两下。

  还挺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小羽毛和虞美人都是之前宝贝们在评论区给虞翊起的小昵称!我就在这里用上啦!orz

  第85章 永不腐烂的真心

  虞翊站在四楼转交, 仰头望着不断盘旋上去的扶梯。

  越戈从最后一阶台阶上一步跨过来, 立在他身后:上去?

  虞翊垂眸扫了下扶手上的抓痕,应该就是山羊人撑着楼梯扶手上来的时候留下的。

  四楼以上没有任何痕迹, 很可能还有着别的线索等着他们发现

  虞翊冷冷点了下头,说:上去看一眼。

  古堡一共七层。

  一层大厅, 二层是仆从的房间, 三层是图书室,四层客房,再往上他们只知道六层是伯爵女儿的房间,七层是伯爵和伯爵夫人的房间

  虞翊和越戈上了一层。

  木制的台阶由于过近的重量压力不断发出吱吱呀呀的脆响, 像是橡皮圈在地面擦过,发出刺耳的噪音。

  面前的通道被一堵墙壁封了个严实,右侧开着一道小门,应该是唯一的进口。

  虞翊看了眼越戈,手放在把手上轻轻往下按了一下。

  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股腐烂的霉味蔓延出来, 唯一的亮光就是走廊两侧为数不多的烛光。

  就连窗户都被石砖封上, 看样子是不想留出一丝外界的光亮。

  与下面几层不同,五层的走廊幽深地蔓延下去,通过去的地面似乎不是平整的,像是一个由下往上的坡度。

  越戈抓了下虞翊的手,两人脚步停住。

  啪嗒、啪嗒。

  他们身后仍旧有一阵细碎的脚步。

  虞翊迅速扭过头, 半眯着眼看着烛光里的女人。

  是和虞翊一起在国王游戏被抽中的女孩,似乎是叫米莱。

  米莱接触到两人的视线,无措地往左右看了看。

  嘴巴动了一下:我我刚刚想出来逛逛, 看到这里的门是开着的,就

  黑暗深处的空气都带着一种渗透骨髓的冷意。

  越戈闷声咳了一声,把虞翊的目光引了过来。

  米莱看着两人,又加快步伐往这边凑了凑。

  虞翊和越戈放慢了脚步,等着她赶上来。

  米莱似乎意识到了两人的体贴,极小声地道了声谢谢。

  烛火在某处骤然消失,黑暗深处,他们借着身后些微的烛光望了一眼。

  斜坡似乎顺延着拐了个弯,消失在圆角墙壁后。

  米莱不安地捏了下衣角,看上去有些害怕,但仍旧点了下头:要的。

  虞翊没有继续说话,垂在右侧的手在黑暗中轻轻捏了下与越戈同侧的手。

  越戈沉默着,勾了下小指。

  他们走地离烛火不远,虞翊低下头仍旧能看到米莱脸上的神情。

  米莱忽地动了一下,一个很奇怪的下意识动作。

  她抬了下手,在鼻梁上轻摸了一下。

  虞翊不戴眼镜,但越戈戴。

  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戴眼镜的人才会有的习惯性动作。

  但是米莱并没有戴眼镜。

  也许是她没有带进游戏。

  虞翊沉默片刻,忽地问:你们能看到前面的拐角吗?

  越戈嗓音很低,说:我在暗处还是有影响。

  即使做了恢复手术,在光线不好的环境下分辨环境还是有点困难。

  就。米莱小声地出声,又搓了搓衣角:就快到了。

  虞翊在黑暗中勾了下唇,声音带着冷意:那就好。

  他眼神毫无起伏地用余光瞥了眼米莱紧张的神情。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米莱扭过头,紧抿着红唇看了他一眼,撑起一个苍白的笑。

  ·

  过了拐角,仍旧是一个持续向上的陡坡。

  但前方一下出现了烛光的亮点。

  亮点旁是一扇矮小的木门。

  三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落到光亮的前一秒,越戈和虞翊相贴的手迅速松开。

  越戈分开前在虞翊掌心挠了一下,有点痒。

  虞翊睨了他一眼:

  门没锁,可能是建造它的人并没有想到会有人走进来。

  也可能是故意留出的一道门,静候入侵者的到来。

  一道笔直的光从门缝投过去,随着门的敞开越变越大。

  最终变成一个扇形。

  门也开了。

  虞翊把手收回来,让米莱站在身后。

  门后是一件藏品室。

  桌上一盏明灭的白烛是照亮整个房间的唯一光源。

  藏的东西很杂,有破碎的瓷碗、表面斑驳的铜铃、残页书卷

  摆在黑暗深处的,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罐。

  里面盛满了水状的液体,液体里飘着一些肉絮状的结构在水中起浮,还透

  透明玻璃罐中央,沉着一颗心脏。

  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

  心脏的跳动带起了水波,罐子里的水面泛着由小到大的波澜。

  虞翊俯身把罐子捧到烛火前,凑到光下看了一眼。

  玻璃罐上贴着一个古旧的标签。

  上面用花体写着伦多·勃朗特永恒之心自1673年。

  一颗不知道已经存放了多久的心脏。

  越戈闷声唔了一下,手里拿着一张纸从黑暗中走出来。

  虞翊和米莱看着他。

  越戈手指夹着一片薄如蝉翼的牛皮纸,纸已经很脆了,仿佛一用力就会变成碎片。

  虞翊蹙着眉,从他手里接过那张牛皮纸。

  是用英文写的,甚至还有一些古英文。

  配着一颗心脏的绘图。

  出现的名字就是伦多·勃朗特,

  这颗心脏是通过某种召唤仪式保存至今,最开始只是一场实验,但是谁也没想到实验能够成功。

  他们通过一场招灵仪式,让心脏永远保持着跳动。

  但接下来这群人无论再怎么祈祷,再也没有实现过如此神奇的现象。

  纸片某些地方被人用笔圈了出来,还打了着重符号。

  我想

  米莱忽地出声。

  虞翊和越戈同时看着她。

  米莱哑了一声,壮着胆子说:会不会是伊丽莎白发现了这颗心脏,想要通过着上面的仪式让自己的容貌永驻

  她的声音逐渐小下去,不安地在两人脸上瞄了两眼:我就是随便猜猜的

  虞翊说:可能极大。

  说着,他转头看了眼越戈。

  越戈唔了一声,眉心蹙着,点了下头。

  米莱放松下来,凑近玻璃罐观察着。

  手指在罐子上轻轻转着,眼神近乎痴迷地看着里面跳动的心脏,喃喃道:这真是一个奇迹

  虞翊深深看了她一眼,转头正对上越戈从黝黑中探出的目光。

  三人从房间出来,时间已经跳到了下午1点。

  古堡内的时间流速好像又变快了。

  外面仍旧下着暴雨。

  虞翊透过窗户看了一眼。

  雨点保持着一个下降的弧度,缓缓从空中一滴一滴坠落,甚至就连坠落的轨迹都能看清。

  古堡内外的时间流速出现了相同程度的

  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解决。

  最后一轮的应急游戏不会这么简单让他们之间离开游戏的。

  虞翊骤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扭身看向越戈。

  如果古堡内的时间和古堡外的时间同时保持在同一光速的不同回流,会不会形成一个闭合的时间?他皱起了眉。

  当外面的时间慢到了一定程度,而里面则达到了他们所能承受的最高速度,这两个不同程度扭曲的时间空间也许会达成一致,让他们陷入一个往复循环的时间内。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