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1章2161:冷

作者:方糖Q字数:329万更新时间:2020-06-30 00:26:21

  安娜咽了口口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迟欢颜。

  从见第一面开始,这丫头就是安静淡泊的,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慌不忙,特别冷静。

  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好脾气又温和淡定呢,可谁知道,她竟然还会去对一个男人动手?

  乔邵虽然挺Low的,可凶起来也是挺吓人的,一般女孩子早就吓哭了。

  她倒是好……

  老实说,那股子狠劲,连安娜都觉得震骇!

  这该说是爱情的力量太伟大,为了保护自己心爱之人,让一温柔如水的女子都变的乖戾狠绝吗?—

  众人皆是大开了眼界,被迟欢颜惊到了。

  她却顾不上了。

  形象什么的,哪有贺正庭重要?

  迟欢颜是真没办法容忍贺正庭竟然被这样的货色盯上。

  即便只是调查而已,还什么都没查出来,可他既然都能去查,就证明这心思绝对是不正的!

  天知道他背地里还捣鼓了些什么?

  今天是查他,明天是不是就是害他了?

  哪怕他再Low,可兴许哪一天被他走了破屎运,真的有机会接近贺正庭了呢?

  是不是真的要对他下手?

  是不是真的就伤到他了?—

  虽然,对,虽然贺正庭是很厉害没有错,迟欢颜也很确信以他的能力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旁人休想伤害他分毫!

  可她到底深爱着他,自然不可能一点都不担心。

  有爱则畏惧,这话搁她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当局者容易钻牛角尖,也可以这样说。

  她也不管那么多有的没的,反正她就是担心!

  小人多作怪!

  尤其像乔邵这样的小人!

  “呸!你才小人!”乔邵也是没下限到家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隔着些距离,竟然就直接朝着迟欢颜吐口水了。

  当然,他没吐到。

  反倒是拦着他的尔于泽受到了波及。

  他脸都黑了!

  气的就要去揍乔邵!

  乔邵却又吐了一口:“M的!今晚可真是晦气!平白招了你这么个贱坯子!竟然还敢打我的脸?简直晦气至极!M的!贱!贱人!只会卖弄风骚的戏子!只会去勾搭骈头的荡……啊!!”—

  一只胳膊横飞而来,直接将乔邵脸砸中。

  这下,乔邵可当真是慕右对称了。

  不不不,其实还是不对称的,因为两边所挨的力道不同。

  迟欢颜再狠,那也只是个女人,力气能有多大?

  倒是刚才那一下……

  乔邵可不只是脸颊都扁下去了,而是连鼻血都出来了!

  是真够狠的。

  众人惊愕!

  然,在他们,以及乔邵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乔邵的脑袋,就已经被死死压在桌子上。

  推掉一大片盘子碗碟,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

  但来人却不管,大步一迈,直接往那些令人心惊的碎片上踩。

  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扣着乔邵的脑袋,就连动弹一下都不行。

  整个人就像是蟑螂一样,被钉在了桌子上,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见背后那人的声音。

  ——“道歉!”

  冷,冷到了极致。

  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这一生都没有听到过,这样冷的声音。

  就连骨髓都被冻裂。

  气势滔天。

  全场鸦雀无声,安静极了,所有人都怔住,包括迟欢颜。

  她表情呆呆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瞬不瞬的望着面前这人。

  望着面前这仿若天兵临世那般突然杀出来的男人。

  这个男人,眉眼冷淡,恍若千山暮雪,眼底是汹涌的杀气。

  是那种真真正正的杀气,非常具有侵略性,叫人看一眼只觉心底都生冷,寸寸结冰。

  然,也就是这样气势的他,叫迟欢颜心生温暖。

  从所未有的温暖。

  这温暖在她心窝子萦绕,然后化成一股股暖流,在她的血管中流淌,注进每一寸,叫她四肢百骸皆是暖意,熔铸成太阳。

  这温暖叫她的眼窝都是一热,眼睫毛扑棱扑棱,菱唇微微动了一下,她几乎是颤抖着喊出来的——“贺正庭……”—

  贺正庭。

  是的,贺正庭。

  这个人正是贺正庭。—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更没人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大家只知道,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间,他就已经出了手。

  前一秒鼻孔都要上天的乔邵,这一瞬就像是蟑螂一样被拍在了桌子上!

  那些精致异常的菜肴洒的洒,倒的倒,狼藉一片。

  乔邵当然气不过啊,他当然也想反抗啊!

  可是天煞的!

  别说反抗了,他竟是连动弹一下都不行!

  不不不,他甚至连回头看一眼到底是哪个杂种按住他的都不行!

  当然,他也没办法否认,他确实是有点儿……怯了的。

  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过简简单单两个字,就让他连心肝脾肺都全部在打颤了?

  鼻孔中都快被流过来的汤汁倒灌了,乔邵又急又气,那没被控制住的双腿还再徒劳的踢腾,身后就又响起了声音。

  比之刚才还更冷魄的感觉,眼神宛如从地狱中浴血而来,每一瞬残忍中蔓延着血色的美感,骇然到让人近乎毛骨悚然。

  还是那两个字——“道歉。”

  “我……”

  乔邵继续垂死挣扎,贺正庭胳膊上的肌肉都是一震,更用力的,把乔邵扣的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头往油腻腻的盘子里按去,汁水顺着脖子淌下来。

  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大的委屈,声音都变了调,又惊又怕:“道什么歉!你谁啊你?竟然敢对小爷我这样?知不知道我谁啊?识趣的快点放开,否则你信不信我杀——”

  “不说你杀不了他,即便你真能,也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回过神来的迟欢颜,边说边大步走了过去。

  那气势冲冲的样子,叫安娜既是感慨又是看直了眼,因为是真的很……英姿飒爽啊!

  还很解气!

  当然,更多的是担心。

  因此,安娜连忙去拦住,急切道:“欢颜,既然贺总都来了,你就不要再掺……”

  “过来。”

  贺正庭开口,低沉话语将安娜打断。

  其实他连头都没抬,冷魄如剑的双眸更是依旧钉紧乔邵,也没指名道姓的,但谁都知道,他是在叫迟欢颜。

  他让她过去呢,他想她过去。

  ()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