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7章2117:什么醉鬼?

作者:方糖Q字数:329万更新时间:2020-06-30 00:26:21

  迟欢颜好像是真的睡着了,抱她乘坐电梯到顶层套房的一路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这也证明了她内心深处对他的依赖吧?

  她信任他,放心大胆的把自己交给他,这才会睡得如此沉。

  贺正庭这样想着,心情好的很,将她抱进房间后,他将她放下来,弯下去去帮她脱掉了鞋子。

  明明是第一次做,他却那般熟稔,鼎鼎男子汉,却也不会有什么大男子主义的想法,认为帮女人脱鞋子没面子降格什么的。

  反倒是在帮她脱下丝袜之后,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她的脚丫子好漂亮,又白又嫩。

  脚趾头很自然地舒展开,指甲形状圆润,带着点粉,一看就是养尊处优,连路都没怎么多走过的。

  贺正庭蓦然就想起迟欢颜那又宅又懒的样,一让她去跑步,简直能要了她的命!就差哭出来了!

  真是个小懒蛋。

  他无声的笑了笑,不由自主的去摸了把迟欢颜那细细白白的腕,心间一派柔软。 —

  迟欢颜陷在被子里蹭了蹭,被他摸的微微转醒,睁开水汽迷蒙的双眼,看到贺正庭好一会儿后,她才慢吞吞地问:“你在干嘛啊贺正庭?”

  “没什么。”

  “”是吗?“

  迟欢颜隐约觉得他在哄她,可又实在找不到什么问题,便不再追问,而是继续问。

  “可是我们现在在哪里啊?”

  边问边半眯着双眸,去四处看了看,迟欢颜实在是没办法辨认,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吧,毕竟醉酒后的她真的是傻哭了!

  贺正庭简直拿她没辙!

  在她脚踝上拍了下,他压着嗓子,用说悄悄话的音量来安抚她:“睡。”

  如此干脆利落,倒是他的风格,其实还挺硬邦邦的,可迟欢颜却是立刻就被哄好了。

  点点头,她懒洋洋的:“唔,好。”

  应完她就又闭上了眼睛,一边还展开双手,特别配合地让贺正庭帮自己把裙子把褪了下来。

  气氛简直温馨的不行,让贺正庭平常习惯不表露心迹的眉眼都忍不住放松了下来。

  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的他,虽然动作生疏,却做的很自然。

  只是好容易才褪下了她裙子,却完全没办法轻松。

  毕竟他是真的想要她很久了,本就难以忍耐,她却如此毫无防备的展现在他面前,叫他耗尽自制力都还是艰难!

  别开视线,贺正庭不断在心中默念公司各种股票数据。

  冷冰冰的数据,明明最能熄火,可对他来说,却半点作用都没有,到头来——

  打住!

  无比艰难的把视线收回,敛住暗沉的眸光,好容易把迟欢颜塞进被子里,贺正庭自己也热的够呛。

  照顾人的活他实在不熟练,已经尽全力了,偏偏迟欢颜突然很不满地哼了声,抬脚就来踢。

  迅速抓着她脚腕,贺正庭暗暗骂了句没良心的小混蛋。

  某迟没良心的小混蛋却是好无法引用,被抓在贺正庭掌间的脚挣了一下,然后就不理会了,倒头又接着睡去了。

  “清醒了再收拾你。”

  贺正庭放下了狠话,心里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只不过那声音,要多轻就有多轻,与其说是威胁,还不如说是纵容还比较恰当。

  他的内心深处,早就宠她宠的一塌糊涂了,哪里会真舍得收拾她?

  不过等彼此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就该用那种方式收拾她了。

  站起来决定先离开,去外头吹会凉风不那么冲动了再说。

  可谁知道,才刚迈步,袖子却被某只伸手拉住了。

  “唔,别走。”

  迟欢颜突然开口了。

  窗帘没拉,窗外的夜空是深蓝色的,月光散发着柔和的光,洒进来,落在这没开灯的房间里。

  这样柔光之下的她,也显得更加温柔了。

  贺正庭俯下去,几乎哑了的声音问:“怎么就醒了?”

  “我……”

  迷迷糊糊睁开眼,恰巧撞上贺正庭那盯着自己的,无比专注的视线,若海洋般深邃,迟欢颜的心中都是一跳。

  下意识就去抓住了贺正庭的手,露出一个特别懒散的笑:“贺正庭?你怎么在我这里?暖床吗?”

  得,果然是醉的不清,前几分钟还在跟自己说话,怎么又来问了一遍?

  贺正庭果断决定不要跟醉鬼当真。

  尤其现在的他听不得暧昧的话,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捏了把迟欢颜的脸:“醉鬼不要开口。”

  “什么醉鬼?我才没醉……”

  喝醉的人都不承认自己醉了。

  贺正庭也懒得跟她计较,只是顺势往她嘴巴上滑去,最后干脆捏住,用了点力,捏的紧紧的。

  用这种武力的方式,不让她开口再火上浇油了。

  他自己则是格外霸道的说:“闭眼,安分点,睡你的,否则我真不忍了。”

  “唔唔唔唔唔……”嘴巴都被捏住了的迟欢颜当然发不出标准的音符,只是这样的声音。

  贺正庭心里涌起了一种变态的愉悦感,就享受这种她被他制服的可怜劲,尤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自己楚楚可怜的在撒娇,近乎恳求着自己放开她,让她说话。

  他更爽了!

  嘴角都邪起了一丝笑,从抱她离开酒楼后就一直存在的压抑,总算有了点松动。

  低眸凝视着迟欢颜,他若有似无的笑了下:“怎么,问我在忍什么?”

  “唔唔!”嗯嗯!

  “忍着不扒了你,忍着不把你做了!”

  是的,他在忍着这些,从她主动往他怀里坐的那一刹起,他就在忍!

  车内她所做的一切,都带着热度,直要把他本就蠢蠢燃动的火都引着。

  老实说,他能忍到现在,甚至还照顾了她,确实不容易。

  或许说,之前她有多宁和,他就有多煎熬!

  气氛有多温馨,他的火就有多汹涌!

  太辛苦!—

  换做平常,迟欢颜早就面红耳赤的了。

  可是此刻却完全不是。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喝醉了脑子比较迟钝了,还是根本就还没睡醒,她对他那样独占狂霸的话都完全没感觉,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他,看着他一点点靠近自己。

  他的眼睛好漂亮,狭长深邃,被他这样看着就仿若能把她整个魂都吸走。

  ()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