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1630:红心痣

作者:方糖Q字数:329万更新时间:2020-06-30 00:26:21

  “呀!你做什……”

  就好似被雷电击中了,顾一凝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耳朵是这般敏,感,当男人吻上去的那一刹,她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想不到了,注意力全部凝聚在了耳尖,只随着他,而移动。

  “你……”

  这才像话,总算是乖一点了。

  即墨修满意极了,起先不过是浅浅的亲吻,可当真正触上后,那比他想象中还要丝滑的感,瞬间便叫他神魂颠倒。

  很香,还车欠车欠的。

  莫名的,他想要更多。

  想到从来就去做,这就是即墨修。

  于是,他在轻吻了几下之后,一口,将那珍珠般的小耳垂,咬住。

  “唔!”

  骨头都被击垮了,顾一凝彻底慌了,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从不知道仅是这样就能让她崩溃,这太恐怖了!

  “即墨修!”

  “恩?”

  完全不是应答,说是叹息还更合适些,或嗤咬,时不时还小祗一下,即墨修生平头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玩的不亦乐乎,修昂眉宇之间,竟微露出了沉醉。

  “你真是个流氓!快放开我!松口!”

  不停的摇晃着脑袋,企图摆脱那如火蛇般的纠缠,顾一凝又气又羞,急的不得了,都几乎要抓狂了。

  可谁知道,他挑她耳朵也就算了,可是他竟然还……

  “啊你!你你你!”

  俏丽脸蛋瞬间爆红,很烫,顾一凝只觉自己的血管都要爆烈了,既是气的,又是羞的。

  谁来告诉她,这男人到底在做什么啊?

  “你放……唔!”

  单手扼住顾一凝,另一臂膀则是从她背后绕了过去,毫不客气的罩住她。

  竟是一手无法掌握的。

  这倒是真的出乎即墨修的意料了。

  眸底划过一丝诧然,他忍不住又去捏了两把,很是放肆。

  真是没想到啊,看她纤纤瘦瘦的,腰都不盈一握,女人的内涵却是挺足够的,是个资本。

  “还挺大,恩?”

  “变、态!”

  几乎是憋出这两个字的,顾一凝简直都快要气疯了。

  “你这个变,态!放开我,放开!”

  变,态?

  虽然他确实挺变,态的,可这却是头一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

  眸色微暗,即墨修掌间继续放肆不停,唇,也依旧在她耳际流连不去,他低低开口:“那你可知,落入变,态手中的下场,恩?”

  男人这话,就等同于变相的承认了,完全没有料到他面皮竟是如此之厚,顾一凝脸色惊变!

  她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怎么打骂都是无用,真是要气死她啦!

  到了这种时候,她是真的后悔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抽了什么风,竟然一股脑就跑来找他了?

  看吧,这下主动把自己送入虎口了吧,连……都被他摸了!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他好歹没有兽大发,至少,是隔着衣服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明着说吧,别对着我耍这种流……呀你!”

  男人很是恶劣的故意吹着热气,呼吸尽数拂进了顾一凝的耳朵里,引来她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战,整个人立刻很没有骨气的车欠了。

  就连声音,都跟着车欠了下来。

  对于女子这等自然之中满是青涩的反应,即墨修当真是满意极了,喉间低低震颤出了笑声,他生平头一次的,在一个女人面前放松了下来。

  “我怎样?恩?”

  “都说了你是变,态了!你还想怎样!”

  “应该是我问你,你想怎样?”

  “什么?”

  “爽约,迟到,外加辱骂,小家伙,你这么不把我当回事,不该是我问你么?”

  男人薄唇如刃,每说一个字就能在顾一凝的耳际线处浅浅划动着,每一下都很轻,却都能带来致命的痕,火辣辣的,不疼,却是当真让她心慌意乱,却还是倔强着不肯低头。

  “你问就问,别动手动脚的!”

  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顾一凝口气很强硬,说到底,她也是有些傲气的,这么多年下来,她遍经世态炎凉,如果不傲然护卫着自己,早就已经被人当成一株杂草给肆意践踏了!

  可她却不知,正是这样子的她才最诱的,勾的男人心尖痒痒的,直恨不得将她的强撑彻底击溃!让她在他怀下,柔弱绽放!

  动作微停,眼瞳之中绽出一抹嗜血,这一瞬,即墨修是真的生出了强占之心,管她愿意与否,忽的放开了她,他就要将她翻过来,却于忽而之间,看到了某个东西。

  是一颗红痣,形状近似于红心,生在她右耳颈后,很小,近乎躲在耳垂后,再加上被她发丝遮住,难怪他方才没有看到了。

  视线陡然转利,炯炯盯着那红心痣,即墨修的眼前,忽闪而过一幕。

  好像,曾几何时,他见过它,且也是现下这等剧烈挣扎的境况,

  猝然闭上眼睛,黑暗中,那一晃一晃的红,在男人眼前颤抖不停,带着抗议,叫嚣不停。

  他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这种沉默,近似于死寂,压的顾一凝心愈发慌了,她看不到他的脸,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酝酿什么,可她深知,这男人是危险的,尤其现在这种看不到的情况,最应该防备!

  “即墨修你这个混蛋流氓!王八蛋!放开我!”

  顾一凝声音清亮,带着极致的愤怒,乍然划破沉默,确实足以让人心头一惊。

  冥想画面突然被打断,肌肉紧绷,猝然睁开了双眼,好看的眉头不悦的皱起,即墨修的眼底,腾起一丝深冷杀意,警戒的如同一只豹,却在意识到只不过是身下小女人而已,顿然就卸下了防备。

  即墨修是个谨慎到近乎变,态的人,多年来的历练,也早就造就了他无时无刻不处在警戒的状态,对熟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是浮萍如顾一凝了。

  可是很奇特,在她面前他就是能放松,近乎本能。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视线继续钉在顾一凝耳后,眸色意味深长,在她的挣扎之中,即墨修忽然将她掰转了过来,直面向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